小透明的酱油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红尘奇异果逸其忆往昔+方洛
o(*////▽////*)qCP可逆不可拆
圈地自萌即可,不上升!
写点梗写点脑洞_(:зゝ∠)_然而文笔渣
【嗑自然糖,无添加剂】是最高理想√

我是高冷。
?十万个为什么?
只会不需要技术含量的拼截图0v0

❤爱每一个孩子❤


能有人喜欢我是很幸福的事~
能找到同好也是很幸运的事~
希望大家都能和平共处圈地自萌!~!

【脑洞60】🙃

“小丑!小丑!跳一个!”
“小丑!我要那个气球!”
“小丑小丑!你蹲下来给我玩玩小猴子!”

一个红鼻子小丑带着他肩上的猴子在一群孩子们的起哄中忙得不可开交,画着浓妆的脸上是大大的、夸张的笑,就连透亮的眸子也弯弯的,极有感染力。
与马戏团里热闹的场景不一样的,是外面的场景。小贩们安静的准备着一会儿散场时推销的产品,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坐在瓦楞纸板上的乞儿,他看着马戏团外闪烁的霓虹,听着喧嚣不停歇的欢呼雀跃和嘈杂的音乐,眼里的光明明灭灭看不清想法。
01
戏已散场,空空荡荡的马戏团里只剩下小丑和他的猴子。

洗干净脸上的妆容,出现了一个清隽的男子,笑容不再,只余冷漠,怎么看都与身上的小丑服不相匹配。
换好衣服,黄其淋准备出门吃饭。可是和平时一样放在门口的猴子,不知道怎么不见了。黄其淋有些怔愣,赶紧四下搜寻,马戏团各处都找遍了,也没有看见它的身影。垂下头的黄其淋不免开始丧气,可惜了……

可是天无绝人之路,猴子的叫声细微却清晰地传入了黄其淋的耳朵,在外面!
他赶紧跑了出去,小贩们都不见了,一个乞儿在路灯下清晰可见,更清晰地是在他旁边动来动去的猴子!是他的曲奇!

“嗯……”敖子逸看着站在自己前面不说话的男子有些疑惑,又见他一直盯着刚刚窜到自己身边不知道哪来的猴子,“这是……你的猴子?”
男子点了点头,敖子逸把猴子举了起来递过去,“给。”
男子接过去,猴子安静地叫了叫,轻车熟路地爬上了肩坐好,敖子逸笑了,看来真的是猴子的主人。
男子看了看敖子逸,半天不做声响,终于在敖子逸忍不住想发问的时候递过去一手帕,示意他接过去。
敖子逸接过手帕,这是……嫌自己脏?
02
“少爷回来了?”管家打开门,将一个脏兮兮的男子迎了进去,“今天有看见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男子放下瓦楞纸板,抬起脸,竟是那个乞儿,他正兴致勃勃道:“看见了一个奇怪的男子,我捡了他的猴子,他只递给我一块手帕,真搞不懂,我现在就这么脏吗?不过脏也是对的,我现在是一个乞儿!这么说,他没有怀疑我,真的以为我是个乞儿,那我的演技是不是又进步了?是吧是吧!天啊,太兴奋了!”
管家笑呵呵地看着眼前的男子,“少爷,先去洗个澡吃饭吧,你肯定饿了!”
“是了是了!确实好饿啊!”敖子逸跑去清洗自己,边洗边嘀咕道要怎么帮助市里的乞丐解决温饱问题。

另一边,老旧的弄堂深处,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丛烛火摇曳,不同于其他家伴随着阵阵菜香的欢声笑语,这里只有寂静的两个大白馒头,一个在黄其淋手里,一个在猴子曲奇手里,合着风轻轻的吹动而响起的沙沙声响,也别有一番风味,是吧。

03
早上去马戏团的路上依旧没有什么行人,可是黄其淋远远的还是看见了那个乞儿,昨天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这个男子不应该是个乞儿,所以他给了那块帕子想让他擦干净,可刚递出去他就后悔了,这是他为数不多喜欢的帕子啊,唉,也罢。可是这个乞儿怎么还是那么脏啊,啊,我也是疯了,乞儿哪有干净的……

忽视了那边投来的视线,黄其淋钻进马戏团里换装了,今天也有一次演出。
远远地看着昨天的男子进了马戏团,敖子逸才抽回视线,根据管家查到的消息,他是在这做小丑工作的,又想起昨天见到他的场景,怎么也看不出他的小丑之间有什么联系的敖子逸摇了摇头,就看见远远来了一个行人,他赶忙调整表情,缓缓拖着身子爬过去:“大爷,行行好吧……”看着搪瓷杯里多出来的两块钱,敖子逸咧着嘴想:嘿嘿,好人真多!

04
也许是乞儿太过于惹人怜,或是他不知道哪里吸引了曲奇,总之黄其淋和敖子逸的交集多了起来。
可能是早晚的一个馒头,可能是偶尔找茬时的保护,他们的牵连也随着相处的时间的增长而变得紧密起来。
黄其淋不自觉对乞儿产生了责任感。 敖子逸在默默保护着照顾他的小丑。
05
敖子逸的少爷身份在黄其淋突然的高烧下揭露开来了。
装饰精致的房间,暖和柔软的被褥,黄其淋半天没有动静。一边的敖子逸端水擦拭、忙前忙后,好不容易将温度消下去,谁知一会儿又开始反复了,只得彻夜待在身边伺候,天知道没有准时看见他的小丑出现在马戏团门口,又在他家里发现了已经烧得神志不清的黄其淋时他有多紧张,把猴子交给管家照顾后,他就开始一心一意照顾黄其淋了。

深夜总是宁静,困意一阵一阵袭来,高高挂起的月亮也在催人入睡。

黄其淋迷迷瞪瞪地苏醒,感觉自己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大惊。却感觉身边趴着一个毛茸茸的脑袋,衣服是那么破旧和残败,是他的小乞儿啊,那他现在在?感受到黄其淋动静的敖子逸一下子就醒了,他的语速似机关枪,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地蹦了出来:“现在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想不想喝水?”

看着黄其淋点头,他又像个陀螺似的转了起来。
把人搂在怀里喂了水,又用毛巾仔细地擦了擦额头,温柔地像是对待瓷娃娃。

06 了解了原由后的黄其淋没有像敖子逸害怕中那样疏远他,一切如往常一样没有变化。
就这样又安静地过了几个月,黄其淋突然说话了:“敖子逸,我想我可能要和你告别了,我是出来历练的,时间到了,我该回去了,很开心和你在一起的日子,一开始我很不放心你,害怕我走了你一个小乞儿会怎么样,受冷受冻还是被欺负了,知道你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后我的心算是放下来了。这几个月我不是故意不说话的,而是我的历练内容就是做一个哑巴养活自己。真的很高兴,在这段时间认识你。”看着眼前呆呆的男子,黄其淋无奈的笑了笑,凑上前轻轻触碰了一下他的额头,“再见。”

原来你不是哑巴啊。 原来你的声音那么好听。 原来你并不是一个穷小丑啊。

那,再见了,我的小丑先生。

嗯,再见了,我的乞儿先生。

—————————————————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哈特.!

下次考虑小甜饼吧!

评论
热度(19)

© MID-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