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的酱油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醉卧红尘忆往昔🥝 o(*////▽////*)qCP可逆不可拆
圈地自萌即可,不上升!
写点梗写点脑洞_(:зゝ∠)_然而文笔渣
【嗑自然糖,无添加剂】是最高理想√

我是高冷。
?十万个为什么?
只会不需要技术含量的拼截图0v0

❤爱每一个孩子❤


能有人喜欢我是很幸福的事~
能找到同好也是很幸运的事~
希望大家都能和平共处圈地自萌!~!

【脑洞43】陈面包+番外【渣渣工坊V】

OOC【→ ←】

正文:欧·亨利《陈面包》改编

航鑫→番外一

番外二梗源来自于空间,做改动

黄其淋是个绘图员,他每个礼拜都会三两次到距离他两条街的一个面包店购买陈面包——用来擦拭铅笔线条。

卖面包的店主是个富有同情心的女人,她喜欢透过买者的细节来猜想他的故事——最近她对那个穿着整洁但不怎么干净、为人和善有礼貌的小艺术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什么叫他小艺术家呢?自然是因为她从他的年龄和他袖子上偶尔沾染的一些深浅不一的灰看出来的!

 

门铃欢快的响了起来,从外面走进来那个面容白净,带着温和笑容的青年,和往常一样,两块陈面包。

店主的儿子在门外看见母亲对那客人的——不似对一般客人的笑容和热情,还在少年转身看突然出现的野猫时偷偷给他加了黄油!少年暗暗攒紧拳头。

等到买陈面包的客人离开,他便暗暗尾随着他来到了他的公寓。

 

少年的名字叫敖子逸。

 

敖子逸猫在转角处露出半个头,看见那房间里伸出一只穿着蓝色衬衫的手为买陈面包的白净青年开门,他还在犹豫要不要现在就离开,谁知道那人竟然发现了他,还对他展开了邀请的微笑:“要进来看看吗,小家伙?”

 

“我才不是小家伙!”敖子逸有些恼火,像个气鼓鼓的小炮仗一般跳了出来,“我叫敖子逸!”

 

“哦?”青年有些玩味的挑了挑眉,“要进来看看吗?”

 

“……”少年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低挡不住心中的好奇,“恩!”

 

房间出人意料的乱,沙发上堆满了衣服,地上也都是揉成团的废纸,唯有那一张大大的办公桌确是整个房间最最整洁的地方——一张大大的图纸、一个笔筒、几把云尺和直尺——上面铺着黄其淋为参加有奖竞赛已经画了三个多月的设计图——这都是热情好客的黄宇航告诉敖子逸的,那个穿着蓝色衬衫的男人。

 

黄其淋此时已经洗了手坐在了桌前,拿出了放在袋子里的陈面包。

 

看着他如此正经的样子,敖子逸有些意外的问站在一边的黄宇航:“他要干什么啊?”

 

“擦线条啊。”

 

男子随意的回答却让敖子逸瞪大了眼睛:“擦线条?擦什么线条?”

 

“绘图员总是先用铅笔打草稿,完成后,再用几把陈面包屑把铅笔线擦掉。”黄宇航看着慢慢被擦掉的线条,漫不经心的回答着问题。

 

“等等!!”

 

黄其淋和黄宇航都被吓得看向突然发出惊叫的敖子逸。

 

“如果面包里有黄油会怎么样?”敖子逸看向黄其淋手中的面包,有些干涩得开口。

 

“那整张画都会被毁掉。”黄其淋冷了脸色,看向了手中已经消耗掉一半的陈面包,把它掰了开来——一堆肥厚的黄油!

 

他把这陈面包扔进了纸袋里,像是扔什么恶心东西一样把它丢给了黄宇航:“再去买两块陈面包。”

 

看着脸色极其难看的黄其淋,黄宇航担忧地看了眼敖子逸就出门了,再不去买,小祖宗就要发怒啦,唉,不想看,不想看!

 

屋内一片难以忍受的静谧。

 

“你怎么知道?”敖子逸正想开口溜走,却被黄其淋抢先一步。

 

“我看见啦……”

 

“面包店外?”

 

“恩……”

 

“愚蠢的女人!”黄其淋愤恨地开口,他想到了那店主必定是把他当成了穷困潦倒的画家!

 

“也不能这么说吧…她只是想让你吃得好一点…”敖子逸弱弱的开口。

 

黄其淋睨了一眼有些不安的敖子逸,“哦。”

 

敖子逸已经快要待不下去了,衣角也被扯得皱巴巴,黄其淋终于开口赦免了他:“回去告诉你母亲,让她不要再自作聪明了;将功补过,你来当我一个礼拜的助理。”

 

看着敖子逸要拒绝,黄其淋动了动嘴皮子:“不然我以后就不再去光顾你们家的面包店了,我想我的同行们也不喜欢加了黄油的陈面包吧。”

 

听着那赤裸裸的威胁,敖子逸脚一跺,头一抬,“好!”

 

被欺压的生活,就此拉开帷幕。

 

-END-

=======================

番1

黄宇航从公寓出来后,遇见了一个笑得像天使的人,她拥有一头卷发,笑起来眼睛是弯弯的,她对于猫咪很和蔼,想喂它们吃陈面包,却因为猫咪不吃而有些苦恼的嘟了嘟嘴。

黄宇航想,他可能是被丘比特的箭射中了,而无法自拔的陷了进去,可能再也不会遇见比她更可爱动人的小姐了,也许这就是上帝赐予我在恶魔黄其淋压榨下的补偿吧!

想到什么做什么的前助理黄宇航立刻走到那美丽动人的少女跟前:“美丽的小姐,不知道我又没有这个荣幸,能让你把手中的陈面包卖给我呢?”

“小…姐…?!”沙哑的男低音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被声音震撼到的黄宇航犹如石化一般,不可置信的看着慢慢起身后比他还高的“少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从后面的洋房中传来一阵疯狂的大笑:“真的会有人觉得阿程哥是女孩子啊!”

“好啦,浩翔,别笑啦!”

“唉呀,霖霖,这真的太好笑了!真的很好笑啊!”

“那你为什么……穿裙子?”黄宇航有些愤怒,眼泪水都在眼眶里打转了——他为自己还没开始就逝去的爱情而愤怒、而悲伤。

“因为那群小鬼头的大冒险啊!笨蛋!”丁程鑫有些羞愤。

“你才是笨蛋!我一点都不笨!女装癖!”黄宇航一听被骂笨蛋,刚刚什么小清新的情绪都没了,整个人犹如战士一般捍卫自己的智商。

“啊!你居然骂我是女装癖!啊啊啊!你这个笨蛋!”

“女装癖!”

“笨蛋!”

 

太阳逐渐晕染了整片天空,趴在窗口围观的两个小家伙已经无聊地打起了呵欠。

 

那两个人却还是有如斗鸡一般在争吵。

 

不打不相识啊……


===========

谢谢观看⁄(⁄ ⁄•⁄ω⁄•⁄ ⁄)⁄一不小心又其逸了


寒假也高产不了呢0^0

ps我现在的心情很忐忑。。。

pps现在被黄牌了_(:зゝ∠)_我删掉了哦

评论(2)
热度(17)

© MID-J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