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透明的酱油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醉卧红尘忆往昔🥝 o(*////▽////*)qCP可逆不可拆
圈地自萌即可,不上升!
写点梗写点脑洞_(:зゝ∠)_然而文笔渣
【嗑自然糖,无添加剂】是最高理想√

我是高冷。
?十万个为什么?
只会不需要技术含量的拼截图0v0

❤爱每一个孩子❤


能有人喜欢我是很幸福的事~
能找到同好也是很幸运的事~
希望大家都能和平共处圈地自萌!~!

【脑洞44】慎入,恩。【渣渣工坊V】

-虐

-同上

-同上

==========

==========

请不要打我,谢谢。


==========

==========

------------------------------------------------

祝大家和我一起过个好年。

------------------------------------------------

==========

==========

漆黑的楼道,是不是悉悉索索跑过去一只老鼠,吱吱的声音透过仿佛虚无的墙壁传入室内。在墙角的地方,有个孱弱的少年双手环着膝盖,靠在厚实的承重墙边。他的眼神空洞虚无,甚至连恐惧都不见了。

 

长期的囚禁与欺凌,少年已经记不清多久没有看见阳光了。

 

手腕处紧紧扣着一只手铐,手铐上连着的刚刚好是能在一整个房间走动范围的锁链,锁链的源头是床上的那个装饰品,黑漆漆的,格外压抑。

 

房间一点都不整洁,凌乱的毛毯,肮脏的窗帘,床上还留存着星星点点的污渍,空气中微小的尘埃漂浮混合着一股说不出的腐朽之味。

 

少年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区域,脑子一片空白。

 

门嘎吱一声,开了。

 

少年的脸上仍旧面无表情,暗地里手指和脚趾却不断收缩,骨节泛白。

 

浓郁的酒味随着男子的不断靠近,强烈地向少年袭来。

 

果然,还是被重重拎起丢到了床上,听着身上不停歇的咒骂,污言秽语层出不穷;感受着粗暴的举动,少年像个坏掉的布娃娃一般,任凭身上的男子发泄着,他空洞的眼眸看着布满霉斑的天花板,不知为何,眼前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微笑的脸庞……

 

敖子逸……

 

少年突然笑了,像个稚嫩的孩子,他的眼眶泛红,鼻子微酸,他抬起手极力向上够去,可还没碰到就被那个男子一把打落,肖像一瞬间支离破碎。

 

少年眼中的光芒就像夜空中绽放的烟火,转瞬即逝。

 

不见了啊……

好想哭啊……

 

看见身下不停留着泪的纤弱少年,男子变得更加疯狂,仿佛磕了药似的不断进攻。

 

================

一个月以后

南部地区最大的毒枭落网,在他麾下的一处据点,发现了失踪已久的重案组成员。

据说,当时自己请命带领突击小队进行围攻的小队长一瞬间丢盔弃甲,抱着那个成员的遗体哭成了泪人。

据说,在那位成员失踪后的整整五年里,小队长从来不曾放弃寻找他的下落。

据说,那位成员是小队长指腹为婚的娃娃亲。

据说,小队长叫敖子逸,那位成员叫黄其淋。


评论(1)
热度(17)

© MID-J | Powered by LOFTER